新时时彩豹子遗漏
揚州網 > 

【青桐筆記】大唐的背影︱日本人文探幽

2019年04月 22日 13:25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 謝青桐

向佐木龍三老師借了輛單車,帶上一張地圖、一本筆記本、一把雨傘、一盒當午餐吃的便當,就又可以在奈良泡一整天。

無論是舊時山城的通衢大道,還是只有牛車勉強可雙向通行的小路,反正處處都是鄉下,四周全是田地。

經過古代劍客柳生常走的街道,穿越作家志賀直哉名著《暗行夜路》里的巷弄,四處充滿農耕時代的懷舊氣氛,真切感受到剎那即永恒的奈良之城。

一路騎著車,不斷遇見在山道上緩慢行走的奈良孩子。真的很羨慕那些自幼在奈良長大并于日本古代史寶庫的蘊育下成長的奈良鄉下人,將他們對少年時代的回憶,穿插在日復一日的對古跡的凝視、對佛寺的參拜、對考古遺址的探尋、對茶道的精通等等事宜之中,串起滿滿一冊奈良的贊美詩。

中村研究員告訴我,他兒時因為患哮喘的毛病,舉家從大阪遷徙至奈良居住。雖然是個鄉間地方,但是景色氣候宜人,讓他從小對這塊土地感受極深。長大后才發現,平日里常去溜達的山野間,是古城皇陵。隨手可拾的石頭木片,都有可能是古人昔日常用的物件。在不知不覺中,就可能走進了德川將軍的軍隊訓練場,也有可能走進一代佛教大師的古剎,甚至看到了大伴家持編輯的《萬葉集》里的街市廢墟,以及武士劍客常走的小徑。正因為如此多姿多彩的歷史人文氛圍,以及秀麗的山陵河川,三島由紀夫四度拜訪奈良。文人墨客和歷史傳說,讓古城之美以各種姿態收藏在每個奈良人的心中。

千百年歷史風霜與大自然渾然融合的古都奈良,撲面而來的,是中國的大唐遺風。在奈良,就像走進了1300年前的日本歷史,在這部歷史書中,中國唐代遺風觸手可及,很多中國遺物至今留存。建筑是唐朝的,瓦片是唐朝的,寺社是唐朝的,一些僧侶的服裝、婦女的服飾,也是唐朝的。唐風遺韻無處不在,奈良仿佛是一個時空隧道,可以穿越回到中古時代。已經在中國消失的唐代氣息,這里依然保存;奈良又好像是一處生動的歷史活化石,展示著東方文明過去的模樣。

在這個俯拾皆古物的城市,平城京遺址永遠是一片大工地。和中國古遺址的展示理念不一樣,中國的遺址一般是等到考古發掘全部完工才對公眾開放。但日本的遺址,是一邊開展考古,一邊對外展示開放,包括考古勘探的技術過程,都是展示陳列的重要內容。這樣,平城京遺址考古不緊不慢地往前推進,不趕工期,不急于求成,只對專業負責。遺址永遠以其神秘的面目,迎接著人們期待與好奇的眼神,迎接人們對歷史的探索。

平城京,可以看到大唐長安的背影。日本歷史上曾經頻繁更換國都, 在東京、京都之前, 公元710~794年日本定都奈良,古稱平城京,這80多年,史稱“奈良時代”。在平城京之前,其實還有一個國都,叫做藤原京。藤原京是日本第一座較為正規的都城,其規模甚至超過了后來改遷新建的平城京。那為什么要廢除藤原京作為國都的地位,改遷國都到奈良,新建平城京呢?根據從當時東亞最大的國家——中國唐朝返回的遣唐使的報告,藤原京作為國家的首都,沒有在都城的中軸線上建造首都的正門和連接正門的大型道路,以及其他能夠體現國家權威的標志性建筑。為了體現中央集權國家的權威,于是日本以中國長安為范本,在奈良修建了新的國都平城京。奈良時代雖然時間不長,但從整個日本歷史來看,這一時期日本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非常顯著。

日本民族有一個特點,就是什么好,就把什么“拿來”;什么先進,就為其所用。日本奈良時代,正是中國唐朝的開元、天寶盛世。中華民族同大和民族之間政治、經濟、文化諸領域的文流,達到空前的鼎盛。 日本遺唐使、來華留學生和學問僧源源不斷地把中國的政治體制、法律、軍事、農業、手工業、商業貿易以及文字、文學、書法、史學、地理、音樂、體育、醫卜方術、衣冠文物、建筑和宗教、習俗等輸入到日本。儒經、佛典迅速東傳,在這個開放的時代,從大唐傳入奈良的各種文獻中,儒家經典和佛教典籍可以說是極其重要的部分。而從中國移植儒家、佛學思想作為主流意識形態和思想統治工具,成為當時文明落后的日本走向改革開放的首選。

騎車繞過東大寺,找到正倉院。正倉院在大佛殿西北面,看似偏隅之地,但在日本,沒有人不知道這座正倉院,它是日本奈良時代的倉庫,正倉院里珍藏的唐朝文物一直傳世至今,舊日皇室典藏的的各種書畫、佛經、樂器、生活器具、薫香、服飾、織品、刺繡繡,大部分在中國已失傳。正是當年的日本遣唐使源源不斷把唐朝精美的工藝品和制作技術帶回日本, 奈良時代日本的唐鏡、屏風、樂器很為流行。中國唐朝的制造陶瓷技術,以“ 唐三彩” 為主深受日本各界歡迎,日本模仿“ 唐三彩” 產生了“奈良三彩” 。在盛唐影響下, 日本漆器的生產發展甚快,汲取了漆器上繪制各種泥金畫的技術, 創造了著名的“ 藺繪” 技藝, 長期在全世界廣享盛譽。沿著海上絲綢之路的碧波與浪濤,王羲之、王獻之、顏真卿、歐陽詢、褚遂良等中國大家的書法流傳到日本,被當時的奈良貴族們爭相學習。日本書法史家木神莫山指出:“回顧一下奈良朝的書法,不管怎么說也是可以看出蘊藏著中國式的莊重感和威嚴感,并充滿著追求唐風的志向。”那些書法作品在傳入日本后,被日本人不斷地學習、臨摹,至今作為日本人學習書法藝術的范本。

奈良沒有一座高樓,全都是低矮的房屋,并且建筑密度很低。除了仿唐的城郭,更有連綿的寺塔建筑。那些無處不在的寺廟,仿佛是盛唐的靈魂,自由,開放,揮灑,氣度從容,氣象萬千。那些木建筑的完整形制或遺構部件,幾乎是那個時代氣質的全部。公元8世紀以后,奈良寺院的建造更加普遍,為數之多, 分布之廣,遠超帝王宮殿。其中,在平城京有七座最著名的寺廟, 即從飛鳥故都遷來的興福寺、大安寺、元興寺、藥師寺以及新建的東大寺、西大寺, 外加之前已建成的法隆寺。因中國大唐揚州的東渡僧人鑒真而馳名的唐招提寺,與東大寺的戒壇院并列為傳布和研究律宗的兩大道場。與建寺同時是佛塔的修建。天平時期,藥師寺的東塔是存留至今典型的白風樣式, 塔共三層,,各層均有外沿。玄隆寺、興福寺內各有五重塔。這些精美建筑都為仿唐設計,成為奈良的象征。

穿行這座城,讓人意識到,最合乎人道的人居材質,還是木頭。人應該生活在木頭房子里。就像奈良,宏大的殿宇是木頭的,莊嚴的寺廟是木頭的,簡樸的民居是木頭的,街市的店鋪是木頭的,鏤刻著長長歷史的街區城鎮,全都是木頭的。木頭,靜悄悄地、溫柔地接納著我們。五條新町西川沿線的曲折小巷,飄散著杉材香氣的櫻平南町等,現在都成了最熟稔的風景。沒有哪塊土地像奈良這樣,走到哪兒都聞得到歷史的青苔氣味。

經過時間的洗禮,山依然是山,而河也若無其事地悠遠流長。

中村研究員和我同齡,他說他要在奈良住一輩子。只有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守在這樣的鄉下。每次重回猶如農村般的奈良,走訪充滿美好回憶的景觀,探訪一些人和事,想起曾經相遇的這座城市的主人或客人,許多就不能再見,各奔東西,漸漸地,都漸入中老年,景色依舊,人事蒼茫。那些千百年的皇陵古剎、古寺院、古神社、古民房,都將繼續是新一代成長的孩子們游玩奔跑的生活場景。而傳承百年的產業,如醬油釀造廠、金工燈具、漬物甜點與煎茶等等,則因為有職人的堅持,得以保留這份靜好。

【作者簡介】

謝青桐,江蘇揚州人,生于1970年代。文化研究學者,專欄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發表諸多學術論文及文學作品。主要專著《江湖有酒廟堂有夢》、《越過重洋越過山》、《詩詞年代》等。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新时时彩豹子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