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豹子遗漏
揚州網 > 

【燕小乙讀史】揚州這座不起眼小鎮,竟是詩詞世界里的一顆明珠

2019年04月 15日 10:32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 張媛

在揚州最南端,與鎮江僅僅一江之隔,有一座小鎮。全鎮面積只有四十六平方千米,鎮上的經濟并不發達,外地人也不多。

這實在是中國遼闊版圖里極其不起眼的一個小鎮,但是當我們翻開浩如煙海的文學和歷史書籍,你會驚奇的發現,它當之無愧是中國歷史上出鏡率最高的一座小鎮,更是古代詩詞世界里的一顆璀璨明珠,說到這,小鎮的名字——瓜州,已經是呼之欲出了。

沒錯,就是那首兒童皆會吟誦的《泊船瓜洲》里的“瓜州”,“京口瓜洲一水間,鐘山只隔數重山。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

京口就是今天的鎮江,鐘山指的是南京,這首詩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它寥寥幾筆構繪了一幅三地地圖,言簡意賅的點出了瓜州在地理地貌上的便利和關鍵。

瓜州自古為"南北扼要之地","瞰京口、接建康、際滄海、襟大江,每歲漕船數百萬,浮江而至,百州貿易遷涉之人,往還絡繹,必停泊于是,其為南北之利"。

在瓜州古渡,來來往往的各類商人多,是非多,故事多。

所以,明萬歷年間,杜十娘和商人李甲的悲情錯愛,最終在這里以以怒沉百寶箱的決絕畫下一個蒼涼的句號。如今,只余下了一個"沉箱亭",靜靜立于古渡景區的江邊,看著江水往復不息。

時光流逝了,故事依然在。透過這則故事,我們得以一窺四百多年前瓜州古渡的概貌。

話說李甲和十娘從潞河(北京通州)坐船,一路南下,好不容易來到了瓜州。

對京杭大運河而言,瓜州是個承上啟下的重要地理坐標。

書中有言:“不一日,行至瓜洲,大船停泊岸口,公子別雇了民船,安放行李。約明日侵晨,剪江而渡。”

可見彼時,大船行至瓜州古渡,必定要停下來,換成更為輕巧的小船,這大大提高了瓜州古渡的交通地位和重要性。接下來的行程也并不輕松,依舊要一路掛帆破浪。行人至此也必定要稍作歇息,方可再行。杜十娘他們也不例外。

當時是仲冬中旬,清江明月,月明如水,古渡的景色想來不錯。李甲興致上來了,邀十娘對坐船頭,暢飲高歌。而在杜十娘和李甲的故事里,不幸也正由在瓜洲古渡停歇的這一夜緣起。

閑言少敘,當時的揚州本身就是經濟中心,也是文化非常昌盛的地方。除了各類商人,大量的文人墨客聚集在此。

加上瓜州作為古運河入江口,又是歷朝歷代聯系大江南北的咽喉要沖,它的興盛繁衰就和中國水上運輸緊緊的連在了一起。

在沒有火車、飛機的時代,中國水路運輸對經濟、文化發展起的作用怎么強調也不過分。作為一個重要渡口,瓜州承載了太多離人不舍的淚水。一部分有文化的離人,不論是送別者,還是遠行人,將這些晶瑩剔透的淚水化作詩歌,留了下來。如:

"三更月落瓜洲渡,行盡青山見秣陵。"

"揚州酒力四十里,睡到瓜洲始渡江。"

“英雄恨,古今淚,水東流。惟有漁竿明月上瓜洲。"

“潮落夜江斜月里,兩三星火是瓜洲。”

“日暮瓜洲江北岸,兩行清淚滴西風。”

作為一個迎來送往的所在之地,瓜洲古渡催生的詩詞不計其數,當中最打動我的,還是白居易的那首《長相思·汴水流》: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頭。吳山點點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月明人倚樓。”

可以與此并駕齊驅,但是氣質又完全不一樣的一首,出自陸游的《書憤》。

早歲哪知世事艱,中原北望氣如山。

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

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

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

其中“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對仗工整又氣勢恢宏,朗朗上口。其實寫下這句的時候,陸游已經六十一歲了。枯坐在山陰家中的他,已經被罷官六年。遙遠的瓜洲渡是如何在那一瞬間,借著靈感擊中這位詩人呢?

這里面還有一段故事。時間退回到紹興三十二年,時年三十八歲陸游在瓜州送別兄長,揮筆寫下了《送七兄赴揚州帥幕》:“初報邊烽近石頭,旋聞胡馬集瓜洲。諸公誰聽芻蕘策,吾輩空懷畎田憂。急雪打窗心共碎,危樓望遠。豈知今日淮南路,亂絮飛花送客舟”。

紹興三十一年,金主完顏亮率軍大舉南侵,兵集瓜州。他大規模地征派軍隊、營造戰船,密密麻麻的十萬大軍聚集在瓜州的古渡口,情況十分危急。

陸游不顧位卑,上書高宗,建議“以大兵及舟師十分之九固守江淮,控扼要害,為不可動之計”。然后再以十分之一兵力,遴選驍勇之將,以奇制勝,待徐、鄆、宋、亳等處撫定后,再漸次率大兵前進。

然而誰都沒有料到的是,完顏亮的孤注一擲,引發那些厭戰的部下嘩變,完顏亮被部下暗殺在瓜州渡,金兵南侵計劃宣告失敗。南宋朝廷慶幸之余,繼續過偏安的“好”日子,陸游的計劃自然也沒有被重用。

對詩人而言,一邊是家國破碎之痛,一邊是金兵內訌帶來的不可置信,這兩種復雜的情緒在胸中激蕩,再加上送別兄長,離別之恨夾雜著失志之痛。如果不知道這些歷史背景,我們就完全無法理解陸游“涕俱流”和“心共碎”的激烈情感。

兩年后,陸游任鎮江通判,他經常登高遠望大江,眺望瓜洲。鎮江焦山石壁上,至今保存著陸游題句石刻:“置酒上方,望風檣戰艦,慨然盡醉。”可見當時江上復雜的軍事形勢讓陸游一刻不能忘懷,他的心情也正是——“喝了這杯,還有一杯”。

又過了幾年,陸游由山陰赴夔州任通判,寫有《入蜀記》記行旅見聞。其記過瓜洲情形說:

“(六月二十八日)午間,過瓜洲,江平如鏡。舟中望金山,樓觀重復,尤為巨麗。

二十九日,泊瓜洲,天氣澄爽。南望京口月觀、甘露寺、水府廟,皆至近。金山尤近,可辨人眉目也。然江不可橫決,放舟稍西,乃能達,故渡者皆遲回久之。”

不僅記下了當時瓜洲的美麗景色,連江對岸的建筑也描繪的如在目前。有趣的是,寥寥幾筆,陸游還運用了對比和夸張的寫作手法,讀來有趣可愛。

這些生動的見聞,也為我們今天了解瓜洲地理提供了資料。所以說,“樓船夜雪瓜洲渡”,不是什么“妙手偶得之”,實際是陸游在銘刻心深處不可磨滅的印象。

今天,你若到揚州,看過了瘦西湖的繁花盛景,歷經了瘦西湖的熱鬧喧騰。不妨在心內默默吟誦一首心水的小詩,到瓜州尋一尋靜謐的古渡風景區,感受那份和古人心意相通的詩意。

作者簡介

作者:張媛,主業讀《史記》,副業讀唐詩。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新时时彩豹子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