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豹子遗漏
揚州網 > 

【燕小乙讀史】一生低首謝宣城

2019年04月 14日 08:09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繪圖 沈江江




    每個文人都有一片成就自己的土壤,一塊吸取營養的專屬之地。在李白,這片肥沃的土壤就是“小謝”。

    “小謝”并不是李白給起的愛稱,“小謝”就是“小謝”,大名謝朓,歷史上人稱“小謝”,以區別于謝靈運的“大謝”。

    當我們念到“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謝朓也好,謝靈運也罷,還有前面說的謝尚,歲月帶不走這一串串熟悉的名字。

    說起來,這個謝朓還是謝尚的侄孫輩,謝尚是大將軍。謝朓的出身說來更加顯赫,他的母親是宋文帝的女兒長城公主。

    作為一個標準的皇室貴族,謝朓一點沒有放松自我修養,他“少好學,有美名,文章清麗”。

    李白曾以“清發”二字概括謝詩的風格:“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清發”二字既有清麗俊朗之意,又給人飄逸靈動之感,可以說是知己之言了。這句詩也用以自喻,當李白想表揚表揚自己的時候,他想到的比喻是:“我的詩風,也像謝朓那樣清新秀麗、飄逸靈動。”

    除此之外,還有:“三山懷謝朓,水澹望長安”“明發新林浦,空吟謝朓詩”“誰念北樓上,臨風懷謝公?”“謝朓已沒青山空,后來繼之有殷公。”“宅近青山同謝朓,門垂碧柳似陶潛。”“我吟謝朓詩上語,朔風颯颯吹飛雨。”“解道澄江凈如練,令人長憶謝玄暉。”最后一句化用了謝朓的名句“余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李白將相隔兩個多世紀同行的詩句和名姓,不加掩飾地書寫在自己的作品中,完成了一次高規格的致敬。

    謝朓的詩歌理念是“好詩圓美流轉如彈丸”,要達到“圓美流轉”,聲律是一個重要因素。他把講究平仄四聲的聲律運用于詩歌創作中,因此他的詩音調和諧,讀起來朗朗上口。

    今天,當我們大聲誦讀李白的華美篇章,那字字句句一氣呵成,氣勢恢宏,鏗鏘悅耳,如《將進酒》。又如行云流水,讀之讓人酣暢淋漓,如《長干行》。

    當我們享受這份快意的時候,要感激謝朓的努力,借了一個巨人的肩膀讓李白靠。

    當“一生好入名山游”的李白千辛萬苦登上九華山落雁峰時,氣喘如牛的他還心心念念想著謝朓,他嘆道:“此山最高,呼吸之氣,想通天座矣,恨不攜謝朓驚人詩來搔首問青天耳。”

    在最高的峰,讀最好的詩!只能說——李太白,行家啊!

    李白口中的謝朓,時而喚作小謝,時而叫謝公,時而直呼其名,時而又成了謝玄暉。就像我們對最親近之人的稱呼,可以視心情而定,有時昵稱,有時外號。無需板起面孔,客客氣氣,一成不變。

    幾年前,我和家人自駕去黃山,途經宣城,突然有股沖動,很想繞下高速看兩眼。原因無他,第一當為李白和敬亭山,第二當為謝朓。其實,這兩點完全可以合二為一。這是謝朓做過太守的城,更是李白流連過無數次的城!

    建武二年(495),謝朓任宣城太守。古時有這種或以其家鄉,或以其任職地為人命名的習慣,“謝宣城”就是這么來的。而宣城,亦被稱為“小謝城”。

    宣城任上,謝朓將他的詩歌創作推向了數量和藝術的頂峰。他流傳下來的詩句,大多是宣城時期所作。

    因為一個人,愛上一座城,李白就是這樣癡心的漢子。謝公不在了,李白只有把對謝朓的愛毫無保留地投射到宣城上。

    自天寶十三載,李白買舟遠行,來到謝朓曾任太守的安徽宣城。在那里,一呆就是三年,看過許多風景名勝,寫過很多絕妙好詩。在這里,李白寫下了著名的《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云》,給我們留下了膾炙人口的“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還有脫口而出就能讓人心生快意的——“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也是在宣城,李白“獨坐敬亭山”,留下了千古流傳的“眾鳥高飛盡,孤云獨去閑。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真的是兩不厭,李白七次飄然敬亭山,讓這座小山成為無數文人心中的一個坐標。

    終其一生,李白多次來宣城,憑吊三百年前謝朓的遺跡,尋找偶像留下的點點蛛絲馬跡。他找到了謝朓住過的地方,泫然淚流,揮筆寫下了《謝公宅》:“青山日將暝,寂寞謝公宅。竹里無人聲,池中虛月白。荒庭衰草遍,廢井蒼苔積。唯有清風閑,時時起泉石。”

    如果我們靜心讀一讀謝朓本人的詩句,例如:“日出眾鳥散,山冥孤猿吟。”“云中識歸舟,云中辨江樹。”

    “大江日夜流,客心悲未央。”“風動萬年枝,日華承露掌。”你會發現,在謝公宅前寫詩的李白猶如被謝朓握住了筆。大筆寫景,絕口不言情。但是筆墨之外,別有一段深情。

    宋、齊之時的政壇極其黑暗,謝朓因文章備受眾藩王的稱賞和禮遇,渴望有所作為,但也因此招禍遇害,他含冤死在獄中時,年僅36歲。在他活著的時候,對政治極其失望,對自己的處境也有很悲觀的預感。郁郁的謝朓將自己的靈性寄托于山水之中,而李白縱情山水,不知是否和這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系。觀山、爬山,則思謝朓——“宅近青山同謝朓”“謝朓已沒青山空”。

    相信在幽靜深邃的山林之中,隔著時間、空間的河流,李白更能與他的精神偶像莫逆于心、相視而笑。

    多年之后,六十歲的李白,已閱盡人生的大風大浪。遠放夜郎,遇赦回歸,飽受顛沛流離之苦,意興蕭索、疲憊不堪,加之被嚇得不輕。上元二年,撿回一條命的李白并沒有停下腳步。他掉轉船頭,又一次來到宣城,向謝朓做最后的告別。一致的抱負,相似的際遇,讓李白對謝朓產生了更多人生際遇的惺惺相惜。

    想言告別,卻無需言別,因為這次,李白永遠地留在宣城了。舊唐書說他:“后遇赦得還,竟以飲酒過度,醉死于宣城。”新唐書則更加具體,李白病逝于當涂,時年62歲。唐代當涂歸宣城管轄,總之,李白就這樣永遠地留下來了。

    梁武帝蕭衍曾評價謝朓:“三日不讀謝詩,即覺口臭。”

    而李白,清人王士禛這么形容他——“一生低首謝宣城”。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新时时彩豹子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