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豹子遗漏
揚州網 > 

【秋之語】關于清明節的閑言碎語

2019年04月 04日 16:17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秋之語】關于清明節的閑言碎語

【秋之語】關于清明節的閑言碎語

前幾日,天氣晴朗,這幾日,也是萬里無云。今年的清明一改過去凄風苦雨的景象,十幾天來都是艷陽高照,讓遠道回鄉掃墓的人免去了好多煩惱。不用打著傘冒雨到荒郊野外燒紙錢,也不必鉆進濕漉漉的菜田里去給祖墳填土,弄得一身泥水。

老家村后的自留地里都種著油菜,臨近清明,正是油菜花開得最熱烈的時候,穿過狹長而彎曲的小徑,油菜花的花粉把身上深色的外套打上了星星點點嫩黃的斑紋。油菜有一人多高,站在村后的田埂上放眼望去,只見油菜地里升起裊裊青煙,聽到嘈雜的人聲,卻看不見人影。我知道,那是鄉鄰們在給祖宗上墳呢。

老家每逢清明,家家戶戶都是提前一周左右給祖宗上墳,不必等到清明節這一天。這個風俗由來已久,反正家家都這樣操作,這似乎更人性化,便于回鄉祭祖的人安排時間。至于為什么這樣,也有人考證過,村里的老年人對此做出了讓人信服的解釋:“所謂的清明節,其實就是陰間的過大年,后代給祖宗燒的紙錢,就相當于給陰間送鈔票。提前幾天“請老”(注:靖江風俗,每逢清明、大冬、七月半和春節,請已故的祖宗回家喝酒吃菜。),就是為他們過大年熱熱身,最主要的是要給祖宗化紙送錢,這樣,他們在陰間提前幾天拿到‘年終獎’,可以上街置辦年貨。”看看,這就是老年人的智慧,幾句話,說得合情合理。

每年清明節前回家掃墓時都會發現村后自留地里總會新增一到兩座新墳,一打聽才知道又是某位熟悉的村民作古了,不由一陣唏噓,頓感人生無常,記憶里活蹦亂跳的生命轉瞬間就埋進了黃土,而周圍的油菜、蠶豆恍然如舊。

碧水悠悠、香風陣陣,晴朗的天空下一片澄明的世界。站在油菜花海里,聞花香、聽鳥語,這看似靜止的世界其實一直都在快速地輪轉,人世間又有什么才能真正的不朽呢?盤旋于頭頂的紙錢灰似乎在訴說:所有的功名利祿都是過眼云煙,多少轟轟烈烈的感情和驚天動地的故事都深埋進了長滿荒草的黃土。昔日的王侯將相都曾試圖尋找長生不老的靈丹妙藥,假如這些王公貴族真的能茍活到如今,且不說身體顫顫巍巍,生活能不能自理還兩說,只說這滿世界找不到一個同時代能談得來的伙伴或朋友,那又該寂寞成什么樣子。

民間也常有關于輪回的傳說,假如這世上真有輪回,也許村后祭掃的隊伍里就有前朝威武的大將軍或深宮美艷絕倫的嬪妃呢。只怪前世肉體寂滅之時,那孟婆湯端的厲害,一口下去,即生生切割了幾十次駕臨世間的記憶。不知按照何種密碼的設定,這輩子又成了個泥瓦匠、木匠、工人、科研專家等等,每個人都在按照上天的安排在認認真真過日子。又或許輪回說、前世今生因果報應說只是人們的臆想,如果沒有果報理論,那些昧著良心做缺德事的人就格外肆無忌憚了。有些邪惡是法律和道德制裁約束不了的,如果這些人篤信自己所作的一切都會在將來回報到自己身上的話,那他們也許就有所收斂了吧。

臨近清明,新墳邊常會有成年婦女邊祭掃邊哭泣,有的哭得抽抽噎噎,有的哭得撕心裂肺,也有的哭出了鄉下常見的拖音長調,一邊訴說對故人的思念、生活的艱難,一邊哭得有板有眼,全然符合章法和韻律,給祭掃增加了不少悲情的氣氛。這些哭聲中有的確系真情實感,有的卻純粹是應付敷衍,哭聲隨著煙灰一起在楊柳間飛舞,渾濁的淚水和鼻涕一道把膝下的黃土打成了深褐色。

過去有句俗話:“久病床前無孝子”,如果真的是服侍久病的老人,身心俱疲,偶爾有所怠慢也就罷了。但鄉下也確有一些不孝子女,在老人生前態度不咋的,甚至惡語相向,老人一旦故去,卻立馬在外人面前做足場面功夫。喪事辦得滴滴刮刮、熱熱鬧鬧。每年的清明也帶著凝重的表情把祭奠的流程走得一絲不茍,當他們雙膝跪倒在黃土地上的那一刻,不知心里可有一絲絲痛悔。養育之恩當如浩蕩的春水,卻難以滋潤哪些忤逆的心,眼前冰冷的墓碑一如他們血管里流淌的冷血,看著那一張薄養厚葬、刻薄可憎的臉,真恨不得上前踹上兩腳。他們跪地化紙,只怕他們內心只知道祈求已故先人保佑發財,求富求福之心要大于悲哀的心吧。

祭掃的隊伍里有莊重肅穆的中年人,有一臉神圣的青年人,也有少許嘻嘻哈哈的小年輕,他們一邊打鬧調笑,一邊刷手機、交流新得的網絡段子。他們有的是迫于長輩的壓力,勉勉強強地參加祭掃,有的是為了弄幾張圖片在朋友圈曬曬踏青的感受。這些媽寶男、媽寶女們心中對先輩的概念是淡漠的,在他們看來一切都是游戲。前一陣在網絡上看到一個報道稱:一位二十出頭的姑娘,在自己的母親身患重病即將被推進手術室的時候,她不去關心媽媽的病情和安危,更想不到為親人做一點什么,而是問出了一個讓世人震驚的問題:“今天誰給我做飯呢?”象這樣的媽寶女,即使清明節也和他人一樣能到祖宗的墳頭參加祭掃,祖宗泉下有知,恐怕也要捶胸頓足,大呼家門不幸了。我們不禁要反思:這些媽寶族是如何生成的呢?當今家長們的奴性思維,一切以孩子為中心的理念造就了這一類沒有責任心、沒有愛心的新新人類,他們心中只有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要圍著他們轉,只求索取,不思回報,他們來到這個世界就是為了享受和揮霍,對自己的親生父母必欲敲骨吸髓而后快,清明節對于媽寶一族的全部意義就是鄉下新鮮的菜蔬、油菜花和蠶豆耳朵之類的興奮點。多少做父母的談起孩子的不懂事時都眼淚吧嗒吧嗒地掉,殊不知這些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曾經聽說過一句引起廣泛共鳴的話:“你有多努力,就會有多優秀“,這些媽寶族奔著父母期望的方向努力了,也似乎成功了,但是如果沒有愛心,沒有感恩心,努力成功的意義在哪里?這樣的巨嬰式的精英說到底也僅僅式個衣著光鮮的渣滓而已。

飄散紙嘩啦嘩啦響,現在都是買的現成的塑料飄帶,五顏六色,花花綠綠,煞是好看。小時候,農家上墳都是買的白紙、紅紙、綠紙,裁成五公分寬的紙條,用白線捆在楊樹枝上。清明節過后一周左右,我和小伙伴會到村后撿起散落于地的紙條,裁成一張張小紙片,訂成一個個小草稿本,我有時候也用鉛筆在上面畫畫,做成一個圖畫本,倒也節約了買草稿本的費用呢。

今天是寒食節,“廣陵寒食天,無霧又無煙,暖日凝花柳,春風散管弦。”(注:唐代詩人姚合《揚州春詞》)民間還真有人為了紀念介子推全天只吃干糧,自古“忠孝節義”代代流傳,這些樸素而執著的情感成了維系傳統美德的民族之魂,我們也當盡力做好維護和傳承。

“紙灰亂舞荒岡草,遮斷紅橋柳樹煙。最好溪邊安冢處,兒孫拭淚看游船。”(注:摘自孔尚任《清明紅橋竹枝詞》)清明節的內涵很豐富,在祭奠祖先的同時,也不要辜負了天賜的良辰美景。踏青郊游,古來有之,“長塘豐草,走馬放鷹……浪子相撲,童稚紙鳶……”(注:摘自張岱《陶庵夢憶》)專門描述了揚州清明的盛況。而里下河以及其他水鄉都有船會這樣的祭祀和娛樂活動,以溱潼船會為代表的“清明船會”習俗還與抗擊金兵、阻擊倭寇等重要的歷史事件有關。

說到這里,關于清明節,你又有那些計劃和打算呢?又會生出什么樣的思考和感悟呢?

作者簡介

謝秋根,揚州房管部門職員,素喜信筆涂鴉,直抒胸臆,嬉笑怒罵,不拘小節,尤喜深夜碼字,自得其樂。

前幾日,天氣晴朗,這幾日,也是萬里無云。今年的清明一改過去凄風苦雨的景象,十幾天來都是艷陽高照,讓遠道回鄉掃墓的人免去了好多煩惱。不用打著傘冒雨到荒郊野外燒紙錢,也不必鉆進濕漉漉的菜田里去給祖墳填土,弄得一身泥水。

老家村后的自留地里都種著油菜,臨近清明,正是油菜花開得最熱烈的時候,穿過狹長而彎曲的小徑,油菜花的花粉把身上深色的外套打上了星星點點嫩黃的斑紋。油菜有一人多高,站在村后的田埂上放眼望去,只見油菜地里升起裊裊青煙,聽到嘈雜的人聲,卻看不見人影。我知道,那是鄉鄰們在給祖宗上墳呢。

老家每逢清明,家家戶戶都是提前一周左右給祖宗上墳,不必等到清明節這一天。這個風俗由來已久,反正家家都這樣操作,這似乎更人性化,便于回鄉祭祖的人安排時間。至于為什么這樣,也有人考證過,村里的老年人對此做出了讓人信服的解釋:“所謂的清明節,其實就是陰間的過大年,后代給祖宗燒的紙錢,就相當于給陰間送鈔票。提前幾天“請老”(注:靖江風俗,每逢清明、大冬、七月半和春節,請已故的祖宗回家喝酒吃菜。),就是為他們過大年熱熱身,最主要的是要給祖宗化紙送錢,這樣,他們在陰間提前幾天拿到‘年終獎’,可以上街置辦年貨。”看看,這就是老年人的智慧,幾句話,說得合情合理。

每年清明節前回家掃墓時都會發現村后自留地里總會新增一到兩座新墳,一打聽才知道又是某位熟悉的村民作古了,不由一陣唏噓,頓感人生無常,記憶里活蹦亂跳的生命轉瞬間就埋進了黃土,而周圍的油菜、蠶豆恍然如舊。

碧水悠悠、香風陣陣,晴朗的天空下一片澄明的世界。站在油菜花海里,聞花香、聽鳥語,這看似靜止的世界其實一直都在快速地輪轉,人世間又有什么才能真正的不朽呢?盤旋于頭頂的紙錢灰似乎在訴說:所有的功名利祿都是過眼云煙,多少轟轟烈烈的感情和驚天動地的故事都深埋進了長滿荒草的黃土。昔日的王侯將相都曾試圖尋找長生不老的靈丹妙藥,假如這些王公貴族真的能茍活到如今,且不說身體顫顫巍巍,生活能不能自理還兩說,只說這滿世界找不到一個同時代能談得來的伙伴或朋友,那又該寂寞成什么樣子。

民間也常有關于輪回的傳說,假如這世上真有輪回,也許村后祭掃的隊伍里就有前朝威武的大將軍或深宮美艷絕倫的嬪妃呢。只怪前世肉體寂滅之時,那孟婆湯端的厲害,一口下去,即生生切割了幾十次駕臨世間的記憶。不知按照何種密碼的設定,這輩子又成了個泥瓦匠、木匠、工人、科研專家等等,每個人都在按照上天的安排在認認真真過日子。又或許輪回說、前世今生因果報應說只是人們的臆想,如果沒有果報理論,那些昧著良心做缺德事的人就格外肆無忌憚了。有些邪惡是法律和道德制裁約束不了的,如果這些人篤信自己所作的一切都會在將來回報到自己身上的話,那他們也許就有所收斂了吧。

臨近清明,新墳邊常會有成年婦女邊祭掃邊哭泣,有的哭得抽抽噎噎,有的哭得撕心裂肺,也有的哭出了鄉下常見的拖音長調,一邊訴說對故人的思念、生活的艱難,一邊哭得有板有眼,全然符合章法和韻律,給祭掃增加了不少悲情的氣氛。這些哭聲中有的確系真情實感,有的卻純粹是應付敷衍,哭聲隨著煙灰一起在楊柳間飛舞,渾濁的淚水和鼻涕一道把膝下的黃土打成了深褐色。

過去有句俗話:“久病床前無孝子”,如果真的是服侍久病的老人,身心俱疲,偶爾有所怠慢也就罷了。但鄉下也確有一些不孝子女,在老人生前態度不咋的,甚至惡語相向,老人一旦故去,卻立馬在外人面前做足場面功夫。喪事辦得滴滴刮刮、熱熱鬧鬧。每年的清明也帶著凝重的表情把祭奠的流程走得一絲不茍,當他們雙膝跪倒在黃土地上的那一刻,不知心里可有一絲絲痛悔。養育之恩當如浩蕩的春水,卻難以滋潤哪些忤逆的心,眼前冰冷的墓碑一如他們血管里流淌的冷血,看著那一張薄養厚葬、刻薄可憎的臉,真恨不得上前踹上兩腳。他們跪地化紙,只怕他們內心只知道祈求已故先人保佑發財,求富求福之心要大于悲哀的心吧。

祭掃的隊伍里有莊重肅穆的中年人,有一臉神圣的青年人,也有少許嘻嘻哈哈的小年輕,他們一邊打鬧調笑,一邊刷手機、交流新得的網絡段子。他們有的是迫于長輩的壓力,勉勉強強地參加祭掃,有的是為了弄幾張圖片在朋友圈曬曬踏青的感受。這些媽寶男、媽寶女們心中對先輩的概念是淡漠的,在他們看來一切都是游戲。前一陣在網絡上看到一個報道稱:一位二十出頭的姑娘,在自己的母親身患重病即將被推進手術室的時候,她不去關心媽媽的病情和安危,更想不到為親人做一點什么,而是問出了一個讓世人震驚的問題:“今天誰給我做飯呢?”象這樣的媽寶女,即使清明節也和他人一樣能到祖宗的墳頭參加祭掃,祖宗泉下有知,恐怕也要捶胸頓足,大呼家門不幸了。我們不禁要反思:這些媽寶族是如何生成的呢?當今家長們的奴性思維,一切以孩子為中心的理念造就了這一類沒有責任心、沒有愛心的新新人類,他們心中只有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要圍著他們轉,只求索取,不思回報,他們來到這個世界就是為了享受和揮霍,對自己的親生父母必欲敲骨吸髓而后快,清明節對于媽寶一族的全部意義就是鄉下新鮮的菜蔬、油菜花和蠶豆耳朵之類的興奮點。多少做父母的談起孩子的不懂事時都眼淚吧嗒吧嗒地掉,殊不知這些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曾經聽說過一句引起廣泛共鳴的話:“你有多努力,就會有多優秀“,這些媽寶族奔著父母期望的方向努力了,也似乎成功了,但是如果沒有愛心,沒有感恩心,努力成功的意義在哪里?這樣的巨嬰式的精英說到底也僅僅式個衣著光鮮的渣滓而已。

飄散紙嘩啦嘩啦響,現在都是買的現成的塑料飄帶,五顏六色,花花綠綠,煞是好看。小時候,農家上墳都是買的白紙、紅紙、綠紙,裁成五公分寬的紙條,用白線捆在楊樹枝上。清明節過后一周左右,我和小伙伴會到村后撿起散落于地的紙條,裁成一張張小紙片,訂成一個個小草稿本,我有時候也用鉛筆在上面畫畫,做成一個圖畫本,倒也節約了買草稿本的費用呢。

今天是寒食節,“廣陵寒食天,無霧又無煙,暖日凝花柳,春風散管弦。”(注:唐代詩人姚合《揚州春詞》)民間還真有人為了紀念介子推全天只吃干糧,自古“忠孝節義”代代流傳,這些樸素而執著的情感成了維系傳統美德的民族之魂,我們也當盡力做好維護和傳承。

“紙灰亂舞荒岡草,遮斷紅橋柳樹煙。最好溪邊安冢處,兒孫拭淚看游船。”(注:摘自孔尚任《清明紅橋竹枝詞》)清明節的內涵很豐富,在祭奠祖先的同時,也不要辜負了天賜的良辰美景。踏青郊游,古來有之,“長塘豐草,走馬放鷹……浪子相撲,童稚紙鳶……”(注:摘自張岱《陶庵夢憶》)專門描述了揚州清明的盛況。而里下河以及其他水鄉都有船會這樣的祭祀和娛樂活動,以溱潼船會為代表的“清明船會”習俗還與抗擊金兵、阻擊倭寇等重要的歷史事件有關。

說到這里,關于清明節,你又有那些計劃和打算呢?又會生出什么樣的思考和感悟呢?

作者簡介

謝秋根,揚州房管部門職員,素喜信筆涂鴉,直抒胸臆,嬉笑怒罵,不拘小節,尤喜深夜碼字,自得其樂。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新时时彩豹子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