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豹子遗漏
揚州網 > 

【王小見】四大名著誰最扎心 小見草人誰更悲傷

2019年04月 03日 18:00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作者:王鑫

最近有一部電影好像很火,叫做《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今天,小見也要和大家說一說,一個和悲傷有關的故事,那就是在《四大名著》中,誰最扎心的問題。

先說《紅樓夢》,我們就按照上一回的書來說,賈寶玉看到賈政要發飆了,心里非常緊張,這時候想跑又跑不掉,身邊的小廝們又都不在,找了一個老媽媽傳話,偏又是一個耳聾八叉的。結果呢,被賈政一頓瘟打,慘烈哦,不過這個不能算是扎心,只能算是煩心。

然后說《西游記》,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孫悟空被唐僧摁得死死的,就是因為害怕緊箍咒。猴子一直在做正確的事,卻總是被不做事的豬嘲笑,而且總是被不懂事的和尚欺負。結果,一氣之下回去了花果山,這比煩心要高一個級別,叫做鬧心。

再說《水滸傳》,這里面有個人物叫做張順,浪里白條張順。張順出場的時候,簡直“666”啊,在水里把李逵那個黑胖子淹得半死不活。小見至今不會游泳,這是一大軟肋。本來健身房里有游泳課的,但是現在小見已經有兩名私教了,一名減脂教練,一名拳擊教練,現在每天去健身房,就在想到底翻誰的牌子。兩名教練都翻不過來了,再來一位可吃不消,小見又不是皇帝,三宮六院啥的,翻牌子翻得很有經驗。但是張順死得很慘的,就是在攻打方臘時,被亂箭射死,這種情況,可謂是很糟心了。

小見認為啊,最悲涼的,是什么呢?就是在《三國演義》里,還不是被諸葛亮罵死的王司馬,這里多一句,其實《三國演義》就真的是演義,在歷史上,王司馬活得比諸葛長多了好嗎?當然和諸葛亮也脫不了干系,就是他草船借箭。你想想看,那么多的船,第一艘船上最前面的那個草人,是不是被萬箭穿心,被扎得千瘡百孔?這就不是簡單的扎心了,這簡直是太扎心了!

之所以討論這個話題,是因為最近的小見,很明顯,接連遇到煩心鬧心糟心扎心的事情,一連串,讓人應接不暇啊。

有天和林倩雯老師,當然是國色天香聰慧過人寫出千古絕唱《考古記》的林老師了。小見今年的工作,很忙,除了自己的版面稿件,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成功實現和林老師之間的商業互吹。就像前兩天還有人對小見說的:“王老師的老師,那是四海八荒都要叫一聲林老師的呀。”

怎么說呢,小見那天正在和林老師討論世風,小見就說,自己已經刪除微博了,抖音也不怎么刷呢。因為別人刷出來的都是好玩的,小見刷出來的,永遠都是一幫汪汪叫的汪星人,或者咪咪叫的喵星人。家里有一只鬧鬧,不就夠了嘛。這時候,林老師也說話了,林老師慢條斯理,就說她也不怎么刷抖音呢,她說就說,還加上一句:“王老師你畢竟歲數大了些,不刷這些年輕人玩的東西,也是可以理解的。”

……

石化中。

第二天,我和林老師的老公郭佳佳一起去召喚師峽谷打游戲。沒錯了,她的老公就叫這個名字,有時候總覺得有人在叫“過家家”一樣。我們有位可愛的編輯叫束亮,他每次都說,一想到郭佳佳和林倩雯結婚了,從名字上看,就好像聽說兩個女的結婚了一樣……

那天我們碰面是在上午,真是難為郭老師了,還拎了一袋子雪糕來,人家都帶來了,給個面子吃一根吧。邊吃邊打游戲,然后就是慘不忍睹的失敗,小見當時就奇怪啊,怎么回事啊,怎么感覺之前風騷的走位,強力的輸出,全都沒有了,怎么感覺鼠標都不聽話啊。強烈要求換鼠標,結果換了之后,戰績還是一塌糊涂。打完兩三局,無一例外,生不如死的慘敗!然后我們就開會總結,對吧,這是一種修養,及時總結,我這才發現,都過了一兩個小時了,我的手腳還是冰涼的,都是那根雪糕惹的禍!小見當然要質問郭佳佳,居心何在。郭佳佳這時候居然揚起他溫暖的小手,說:“我的手怎么還是靈活的,王老師你歲數大了吧……”

我就跟你們講,在嘲諷人這方面,郭佳佳和林倩雯絕對有著相同的愛好,我現在才相信那句古話,叫做“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好吧,小見繼續惆悵。

第三天,文聯的肖館長,我總是開玩笑叫他肖主席,他就覺得這樣很不好,是在皮他。其實嘛,這就是一種場面上的恭維,對吧,也不要太當真的。就像有人總叫我王主任,我也常常厚顏無恥答應下來。其實,我們現在這個部門,就是有一個貌美如花下筆有神的田主任,我對她的領導是很服氣的。有次她在跟我打比方,她說我打個比方,王老師,如果有人說我的稿件寫得比你好,你會不會心里不爽?當時我就笑了,我說田主任你搞笑,你稿件本來就寫得比我好,我一直都是這么認為的,我為什么要不爽?結果田主任頭一掉就走了,還有那個標志性的甩發,就是那么一甩發的利落,鑒真圖書館門前的櫻花都掉了一地。

我就是這么說肖館長,怎么又扯到田主任,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就是說,這個肖館長,不得了了,身居文聯,這樣的大人物啊,在我們這些蟻民看來,那是位居廟堂之上啊。他居然也開始寫文章了,哎呀呀,真是肖館長一出手,揚州文壇都要抖一抖,就連湯成難這樣的大作家,都在瑟瑟發抖!肖館長寫的文章,在他自己的公眾號,題目很誘惑,叫做《群居時代》,小見沒讀完,因為看了開頭,就是肖館長開始感嘆,所謂人到中年什么什么的。當時小見就準備掩卷沉思,最終發現無卷可掩,最終只能關掉手機屏幕進行沉思。就是肖館長比小見,還小一大截呢,一大截!他怎么都開始感嘆“人到中年”了呢?

……

繼續石化,繼續惆悵……

第四天,小見又去看了一場揚劇《鑒真》,感動得小見啊,這部揚劇演得真的好啊,蕩氣回腸,特別是那些孩子們,那些年輕的揚劇演員們,小見是真的看著他們成長的,從進入藝校開始,后來去北京深造,這些孩子真不容易。看完揚劇,小見坐在劇場里,久久不愿起身,就是在思考一句話,那就是你看不到自己老了,只看到孩子們長大了。

最恐怖的事情,是看完揚劇的幾天后,小見又遇到了當今最偉大的作家湯成難,湯成難總有一種悲憫天下的情懷,這當然是一位偉大作家所具備的基本的心理架構,她就問我,現在還有年輕人看揚劇嗎?我就想我實話實話啊,我說有,我就喜歡看。結果呢,湯成難一臉的嫌棄,她說我問你了嗎?你是年輕人嗎?你又不是!

……

萬箭穿心啊,同志們,小見是當場陣亡啊!

這就是整個的“煩心——鬧心——糟心——扎心”全部的心理過程,也就是小見的心理防線比較堅固,一般人早就扛不住啦。所以,前兩天,當朱總在朋友圈里轉發那條《中老年記者指南》時,小見立刻如獲至寶,從頭到尾仔細研讀,就想在文章中,找出一條出路來……

盡管如此,小見還是發現一個可怕的事實,那就是小見的生日,啊,這個可怕的日子又要來到了。小見的小姐姐好妹妹們,真是春來人勤早啊,已經開始送生日禮物了,已經收到好些個生日禮物了。

比如波點妹妹送的SONNY ANGLE娃娃,一開始裝在一個很LOW的小盒子里,我還心想送的什么鬼東西,結果一拆開,天啊,糟糕了,是心動的感覺……似乎全世界都在提醒小見要過生日了,要過生日了,天啊,就要年近弱冠之年了,這該如何是好,這該如何是好啊!太扎心啦!

作者簡介

王小見,混跡揚州媒體界、文藝界數十載,摸爬滾打,嬉笑怒罵,不成體統,博君一笑。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新时时彩豹子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