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豹子遗漏
揚州網 > 

【開卷有益】1644年的N只“蝴蝶”(連載之四)

2019年03月 31日 16:20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我們翻開史書就會發現,總有一些小人物小事件,或直接或間接,對時局產生了看似微不足道卻又不可估量的影響。

循著“蝴蝶效應”理論,我將這些小人物小事件,稱為蝴蝶。

第四章 比比皆是的蝴蝶

作者:袁益民

打開1644年的頁碼,我發現,蝴蝶太多,怎么也數不完。

前文說過,李自成最終還是死于農民武裝之手。

那是1615年的五月,被清軍(當然還有吳三桂)追擊得如喪家之犬李自成,在湖北通山縣九宮山,被農民武裝鋤擊而亡(關于李自成之死,還有另外兩說,一說是陷入包圍的李自成自殺身亡,一說是李自成削發為僧)。

其實,在這之前,李自成有若干次死的機會。

1640年,李自成還只是舅舅高迎祥手下的一員干將,遭遇了一次非常嚴重的失敗。

這一次,他碰到了楊嗣昌。

楊嗣昌是誰?

楊嗣昌是萬歷三十八年進士,崇禎的兵部尚書,鎮壓農民軍的行家里手。

楊嗣昌提出了“四正六隅、十面張網”的方略對付農民軍,深得崇禎的欣賞、寵愛與重用。1639年,他以“督師輔臣”的身份領命前往湖廣圍剿農民軍。

1640年,李自成的農民武裝在崇山峻嶺之中,被楊嗣昌圍得嚴嚴實實,插翅難飛。李自成進不得,退不得。  但他畢竟是一條血性漢子,他不想落到朝廷手里,決意自刎。

關鍵時刻,他的養子李雙喜眼捷手快,奪下了他手中的劍,涕泣漣漣,苦苦相勸: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李自成這才打消了自盡的念頭。

李雙喜的及時出現,果斷奪刀,李自成除了認為是父子之間的恩重如山之外,他更覺得這是冥冥之中,上天派來的救星。

這個李雙喜,雖然歷史典籍很少提及,但他的所作所為,對歷史的影響卻是驚濤駭浪般的呢。

試想,如果沒有李雙喜的及時出手,1644年,李自成會出現在紫禁城的武英殿嗎?

他早已成了崇山峻嶺中的一具僵尸了。

李雙喜,這只蝴蝶的成色怎么樣?我們又該給他打幾分呢?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話說李自成活了下來,但是他的部隊已經七零八落了——將領們紛紛出降,他沒有多少力量了。

剛剛說過,李自成是一個極度相信天意的人;歷史上,就連皇帝也信天命呢。

既然沒有死成,是天意讓他死不成,那就要活出個人樣來。

李自成認為,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他還需要“命”來幫助。

他讓他的得力助手劉宗敏卜一卦。

他說,如果卜得吉利,就繼續干下去;如果不吉,就讓劉宗敏殺了自己。

哪知道,這一卦非常吉利。史書上說“三卜三吉”。

行了!天助我也!

李自成又打了雞血。重整旗鼓,東山再起。

劉宗敏甚至殺死了自己的兩個老婆,以示誓死跟著李自成干。

扯開開來,李自成還用算命的方式,猛擊了他的對手崇禎帝的心堤。

傳說。

他曾讓他的軍師宋獻策扮成測字先生,“巧”遇崇禎帝。

處于極度困頓與焦慮之中的崇禎帝正想測測時運,正好“遇到”了這位神明的測字先生。

測字先生當然“不認識”面前的男子,正是當今的皇上。

這位測字先生身長三尺,差不多是侏儒了;然而自古都說“人小鬼大”。

崇禎帝說了一個“yǒu”字。

測字先生立即“大驚失色”:“不妙不妙!你看這個‘友’,那是‘反’字出了頭,叛軍要成了。這世道怕是要變了。”

崇禎帝聽了,心里直打鼓,表面上卻裝得很鎮靜:“我說的不是這個,是有無的‘有’。”

測字先生不假思索:“這個更不妙。你看,‘大明’兩個字都去了一半就是‘有’。不是好兆頭,大明江山怕是坐不穩了。”

崇禎帝已經開始冒虛汗了:“我說的不是這兩個字,而是酉時的‘酉’。”

測字先生張口就來:“不吉不吉。至尊的‘尊’去了頭和腳就是‘酉’,兇多吉少,兇多吉少。這位客官,我猜您是朝廷中人吧,該早作打算了。”

算來算去,崇禎帝也逃不脫江山易主的命運。

崇禎帝十分無趣,十分喪氣,十分恐慌,悻悻而去。

這場心理戰真是殺機四伏啊!

我覺得這個傳說有相當的可信性。時運乖蹇之際,風雨飄搖之中,崇禎病急亂投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哀莫大于心死。很大程度上,這個李自成的軍師,外號“宋矮子”或“宋孩兒”的宋獻策,對于崇禎帝的“心死”,當有一功。他差不多擊穿了崇禎帝本來就脆弱不堪的心理陣線。

說說另一只蝴蝶,對李自成的英雄末路沒起多大作用,但添上了一份傳奇色彩。

本來“不好酒色,脫粟粗糲,與其下共甘苦”的李自成打進北京后,就把控不住自己了。搜羅美女,搜刮財物,搜尋珍饌。

明朝從全國各地網羅來的美女,一個個成了可憐的羔羊,成了官兵的獵物。

宮女們投梁跳河者不計其數,其中有一天,就有二百多名年輕貌美的女孩跳進了北京早春冰冷的河水中。

話說這一天。

一位姓費的宮女落到了農民軍的手里。

她不甘受辱,不愿就范,選擇了跳井,結果卻沒有淹死,被農民軍撈了上來。

這位費氏女孩長得天仙一般,農民軍見了,就像是叫花子遇上了滿漢全席,手足無措卻又都想插筷下箸。

費女孩雖然只有十六歲,卻也并不只有臉蛋,并不只有顏值,還高智商,還大氣節。

她高聲宣稱:“我是長公主!我是長公主!你們休得無禮。”

畢竟是農民軍,打打殺殺還在行,對宮里的世面,實在沒有什么知識。

“長公主”這么一聲呵斥,農民軍們更加茫然失措了。

這個事情需要他們的主子出面了。他們也樂得屁顛屁顛地討好主子——既然是長公主,那就請主子……

李自成也被面前女子的美貌擊中了。當然,他畢竟和一幫小嘍嘍們不同,他裝得很鎮靜,很淡定,很優雅,努力克制著,不讓口水流出來。

他首先要做的,就是確定這女子的身份,究竟是不是長公主。

結果宮里的太監出來“鑒定”:不是長公主,不是長公主。也就是說,這位美女不是皇上的姐姐或妹妹。只是一般的宮女。

李自成打進北京城后,見到的美女太多了,簡直是美女如云了,于是對這個身份一般地位一般的宮女興味索然,隨手將費姓女孩賞給了手下一位姓羅的頭目。弄得眾農民軍羨慕嫉妒恨。

然而,也就是這隨手一賞,卻救了李自成一命。

作為一名弱女子,落入魔掌的費氏自知無法逃脫,于是,又生一計——

她吩咐這位姓羅的,不得草草行事,而要鄭重其事;必須大擺宴席,正式“迎娶”。

羅將官雖然心急火燎的,但是民間有話說,心急等不得豬頭爛;民間還有話說,心急吃不得熱豆腐。其中的道理羅將官想必是懂的。

羅將官想,反正,費氏已經是囊中之物,煮熟的鴨子注定插翅難飛。于是唯唯諾諾,一切照辦。

婚禮當天晚上,春風得意的羅將官喝得酩酊大醉。最后,趔趄回府,倒頭便呼呼大睡。

費姓女子手持利刃,直刺其頸。

血濺洞房!

羅將官一命嗚呼。

事后,李自成大驚失色,繼而冷汗直冒:要是自己擄下了這女子,后果……

這是一只不能叫作蝴蝶的蝴蝶。

如果李自成命喪費氏宮女之手,農民軍就會群龍無首或群雄爭霸,那1644年的北京,又會是什么樣的局面呢?

還要多說幾句。

大家可能已經發現,1644年或明末清初的這段時間,很多大事,駭人聽聞的大事,驚天動地的大事,往往是由一些小事情、小人物、小角色引發的。

清人坐進紫禁城后,有一條讓天下人從外疼到里的律令: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

其實,最初,攝政王多爾袞和順治并沒有這樣說,更沒有這樣做。

剃發的事是有的。顯然是滿人統治者想以此徹底擊潰漢人的心理和自尊,心悅誠服地歸順大清。但多爾袞說了:剃武不剃文,剃兵不剃民。也就是說,大明王朝的武人必須剃發,文人不必;大明王朝的軍人必須剃發,百姓不必。滿人認為,只要“武”和“兵”聽話了,他們坐穩江山就不會成為問題。

有一個山東人,姓孫名之獬。此人是天啟年間的進士,但一直不得志。孫氏生性猥瑣,有點小聰明小促狹,總體說來可以歸屬到渣的行列。

孫之獬一心想往上爬。

明政權滅亡了,清政權確立了,孫之獬感覺到機會來了;事實上,機會也確實來了——滿人正在大規模地籠絡、招安明朝遺民呢。孫氏迫不及待地逢迎了上去,撈了一個禮部侍郎,這是進入中央政府了。

孫氏自是感恩戴德,感激涕零。怎么感恩呢?他也實在想不出什么好招來。

于是劍出偏鋒。

他主動剃發了,將腦門剃得個精光。

上朝了,孫侍郎拖著個長辮子,穿著滿人的官服,大搖大擺而來,頗有波斯獻寶的意味,也有邀功請賞的企圖。

然而,這分明是一只怪獸啊,闖進了朝廷。他的名字叫獬,獬就是傳說中的異獸。只可惜,他只攝取了其中的“怪”,而對于獬“能辨曲直,見有人爭斗就用角去頂壞人”的優秀品質,卻毫不沾邊。

好了,這只怪獸進來了。當時,朝廷上站著兩幫人,一幫是漢人官員,一幫是滿人官員。

站在這里的漢人官員,心理非常復雜,有孫之獬一樣的投機取巧者,但更多的是為了保全性命而不得不歸附滿人的漢人,還有表面上歸附心里卻在打著“復明”算盤的漢人,據說“江左三大家”之一的吳梅村就是這一類人。

而站在這里的滿人官員完全是一副征服者勝利者的姿態,對這個哈巴狗式的人物嗤之以鼻,根本不拿正眼瞅他。

于是,漢滿官員同時哄堂大笑,甚至有人用大腳踢他,用肩膀擠他。

本來想大出風頭結果洋相出盡的孫之獬,灰頭土臉地溜了出來。

孫之獬自然咽不下這口氣。

俗話說:寧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

千古至理。

這下,所有的漢人遭殃了。

俗話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那么小人報仇呢,絕不過晚。

孫之獬立即上了一道奏章,建議皇上下令所有的漢人剃發。

他還特地對順治用了激將法:陛下您已經坐了天下,掌控中原,革故鼎新,但漢人的衣冠發型依舊,您這統一大業不徹底啊!如果容忍漢人穿漢服留頭發,這是陛下屈從于中原,而不是中原屈從于陛下啊!

孫之獬的言外之意是,弄不好啊,滿人要被“漢化”了。

“漢化”,是滿人極其忌諱極不愿意的!豈止是不愿意,滿人簡直對這兩個字如臨大敵!

順治堅決采納了孫之獬的建議。

于是下令:全國剃發!全國易服!

這是一種標志,歸順的標志!這是一項規矩,滿朝的規矩!

于是,順治二年(1645年)六月初五日,多爾袞給江南前線總指揮多鐸下達指令:“各處文武軍民,盡令剃發,儻有不從,以軍法從事。”六月十五日,多爾袞通告全國軍民剃發,十日內完成,違令者“殺無赦”。有記載稱,當時的剃發匠背著擔子在街上巡視,看見蓄著漢族發髻的人就上去抓住強行剃發;稍有抵抗,就當場殺掉,把頭懸掛在竿上示眾。所以后來的剃發挑子后面都豎著一根竿子。

有一句流傳甚遠甚廣甚久的話: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

受制于外族,剃去頭發,這是辱沒祖宗踐踏祖制的事。

奇恥大辱!

剃發易服在全國范圍內遭到了抵制、反抗。

清廷說:“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漢人也犟:“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

在福建,甚至還流傳著“留發不留人,留棺不留屋”的說法。這是誓死捍衛漢制的決心。

為了頭發,江陰民眾與清軍展開了長達八十一天的鏖戰,全城最后僅存五十三人。血沃長江,可歌可泣。史稱“江陰八十一日”。

嘉定人民的反剃發反易服斗爭也很激烈。清軍分別于同年六月十三日、六月十四日、八月十六日,三次大肆屠城,二萬人被殺。史稱“嘉定三屠”。

各地反抗越激烈,清軍屠殺越兇殘。

《廣州市宗教志》記載:“清順治七年(1650),清軍攻廣州,死難七十萬人。”

《朔州志》記載:“城破,悉遭屠戮。”

……

剃發易服令之下,冤魂累累,難以數計。

那個姓孫的“怪獸”雖然不是始作俑者,但其推波助瀾,而且是推巨波助狂瀾,罪莫大焉。

陰鷙的品性,猥瑣的人格,狹隘的胸襟,投機的心理,引發了一場全民族的大災難。

當然,他最后沒有好下場。順治三年,為山東農民軍所捉,人們在他身上遍刺針孔,插上毛發,然后將其斬首市曹,暴尸通衢。

這一章里,重點說了李自成的養子李雙喜,一位姓費的宮女,以及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的孫之獬。

他們是不是我所說的蝴蝶?

鏈接

1644年的N只“蝴蝶”(連載之一)

1644年的N只“蝴蝶”(連載之二):名副其實的蝴蝶

1644年的N只“蝴蝶”(連載之三)

【作者簡介】

袁益民,媒體從業人員。愛好文字,所涉雜亂,不成體類,不登雅堂。雖無大成,然不能棄。博得一哂,亦知足矣。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新时时彩豹子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