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豹子遗漏
揚州網 > 

【干林說揚州】文化學者講述瘦西湖前世今生:故應喚作瘦西湖

2019年03月 26日 14:42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 華干林

清初著名揚州文人吳綺的《揚州鼓吹詞》記載:“城北一水,通平山堂,名瘦西湖,本名保障湖……”這是“瘦西湖”之名最早見諸書面文字的記載。

乾隆二十二年(1757),來揚州參與紅橋修禊的錢塘詩人汪沆,一首“垂楊不斷接殘蕪,雁齒紅橋儼畫圖;也是銷金一鍋子,故應喚作瘦西湖。”讓“瘦西湖”進入大眾視野。然而,“瘦西湖”這個名字卻一直沒有得到文人雅士的廣泛認可。

只到清末,優勢不再的揚州人終于接受并樂道于“瘦西湖”的“瘦”了。時至今天,瘦西湖不僅極好地詮釋了“精致”美學,更越來越呈現出她寬廣的美譽度和深厚的人文風采。揚州“瘦西湖”如今何“瘦”之有?

攝影:王虹軍

瘦西湖,清代揚州與宋代杭州的經濟類比

在中國,由于杭州西湖名氣太大,以致各地競相模仿,只要自己的城市西邊有一汪清水,便就叫做“西湖”。據說清代乾隆年間,全國有三十六處“西湖”。然而,卻有一處西湖名字叫得特別,這就是揚州的瘦西湖。瘦西湖也是揚州古城西邊的一條河,歷史上曾被叫做“炮山河”“保障湖”。清末文人王振世《揚州攬勝錄》說:“湖之水,其源舊發于甘泉、金匱兩山,由蜀岡中、東峰出,注九曲池,匯蜀岡前。”

揚州蜀岡是大別山的余脈,已有幾萬年歷史。兩千年前,它是長江北岸的岸線。后來由于長江泥沙的沉積,揚州蜀岡以南的江灘變成陸地,并逐漸南移,形成了現在長江北岸的平原。瘦西湖最早是在長江南移過程中留下的瀉湖,后來成了河道。古時候蜀岡上植被茂盛,雨量充沛,瘦西湖是蜀岡之水流向長江的自然河。

到了唐代,揚州城先在蜀岡之上,叫牙城或者子城。唐朝后期,揚州城往蜀岡下的平原發展,形成了羅城。唐代揚州城很大,今天的瘦西湖在唐代是市河。唐代詩人姚合說揚州“園林多是宅,車馬少于船”。可以想象,唐代的瘦西湖畔已經有園林。

宋代揚州,瘦西湖是揚州城的西護城河,這種狀況一直延續到明末清初。

到了清代,運河再次全線貫通,使得大量的商業資本集聚到揚州。瘦西湖水道位于揚州城西北郊,綠水蜿蜒,環境清幽,于是富商巨賈們便在沿湖兩岸建造私家園林。商人對園林化住宅的迷戀,帶動了一方經久不息的造園熱潮,形成了私家園林遍地開花、異彩紛呈的城市景觀,開啟了中國古典園林的揚州時代。

康乾盛世,揚州不僅經濟富裕,而且文人墨客眾多。早期的大畫家石濤來到揚州,后來又有以揚州八怪為代表的近千名書畫名家云集于此。同時,清代很多著名文士,如劉鶚、吳敬梓、袁枚等都曾長期生活在揚州。他們靠著書立說,賣字鬻畫為生。

當時揚州人口構成中有本土揚州人、外籍官員。職業有文人、工匠,加之主導揚州經濟命脈的商人。他們各自的文化基因,帶有明顯的地域差異。因此,由他們所共同構建的揚州城市文化,呈現出多元化的文化特性。瘦西湖畔的諸多園林,是當時全國文化交融的一個集合體。這些園林以水面作為共同空間,博采眾家之長,相互因借,既相互分開各有特色,又互為統一和諧共存,從而使得瘦西湖在園林美學情趣上顯得整體有章,個體有法。

“瘦西湖”之名,最早見于書面文字記載,是清初著名文人吳綺的《揚州鼓吹詞》。吳綺(1619-1694)是揚州人,康熙五年(1666)任湖州知府,三年后罷官,回到揚州,康熙三十三年(1694)去世。該書記載:“城北一水,通平山堂,名瘦西湖,本名保障湖。其東南有小金山焉,在城北約二三里……每逢夏日,郡人咸乘小舟徜徉其間以為樂。日夕歸來,小舟點點如蜻蜓,掩映夕陽,直如畫境,而揚州之風景游覽,亦以此為最盛焉。”可見,瘦西湖之名康熙初年已經出現。

乾隆年間的揚州達到第三次繁盛,人口已達五十余萬,是世界十大城市之一。乾隆二十二年(1757),錢塘(今杭州)詩人汪沆來揚州參與紅橋修禊,作《紅橋秋禊詞,同閔蓮峰、王載揚、齊次風作》三首,其一云:“垂楊不斷接殘蕪,雁齒紅橋儼畫圖;也是銷金一鍋子,故應喚作瘦西湖。”汪沆生長在西子湖畔,對杭州在南宋時留下的“銷金鍋兒”印象深刻:“日糜金錢,靡有紀極,故杭諺有‘銷金鍋兒’之號”。他看到揚州保障湖的冶游之盛,揚州人消費亦如熔金化銀之坩堝,與南宋時的杭州好有一比,因而發出“也是銷金一鍋子,故應喚作瘦西湖”的慨嘆。由此,瘦西湖之名正式進入大眾傳媒的視野。

瘦西湖,揚州文化朝圣的水上通道

瘦西湖風景區的形成,還與平山堂有著密切關系。

平山堂是北宋慶歷八年(1048),歐陽修為官揚州時所建。歐陽修是北宋文壇領袖,在朝中為官后,致力于推動文風改革。他主持科舉考試,借此引領宋代新文風。

歐陽修為什么會到揚州?因為“慶歷新政”失敗。

北宋慶歷年間,有一批朝廷重臣興起了一場改革運動,史稱“慶歷新政”,中堅力量為韓琦、富弼、范仲淹等。由于改革觸犯了權貴利益而失敗,一批官員被貶。歐陽修當時擔任諫官,其職責就是專門給皇帝提意見。他為慶歷黨人鳴不平,上書《朋黨論》,惹怒了宋仁宗,結果被貶到滁州。歐陽修到滁州后,放下架子走群眾路線,與民同樂,又實行寬簡之治,滁州百姓很喜歡他。歐陽修與老百姓同游瑯琊山,寫下《醉翁亭記》,文章寫得特別好,一時洛陽紙貴。消息傳到宋仁宗那里,他覺得對歐陽修處罰太重,便將其調整到大郡揚州。

歐陽修到揚州任上的日期是慶歷八年(1048)二月二十二日,到任之初,人生地疏,公務繁劇,但他以在滁州推行寬簡之治的經驗,很快就把喧噪的揚州衙署治理得如同僧舍一般寧靜,這不能不說是個奇跡。歐公將事“十減五六”。時過千年,歐公當年的成功簡政之舉,今人卻只能在故紙中找尋了。

有人曾經問歐公,如何做到“為政寬簡,而事不廢弛者”?他回答:“以縱為寬,以略為簡,則弛廢而民受其弊矣。吾之所謂寬者,不為苛急爾;所謂簡者,不為繁碎爾。”歐公道出了他簡政高效的要決,即“不為苛急”為寬,“不為繁碎”為簡,既寬且簡,則事不廢弛,百姓得以安居樂業。

后人將歐陽修在揚州任上所為概括為三大政績,即勸農、御水、治獄。歐公在揚州的職務全稱為“起居舍人知制誥知揚州軍事兼管內堤堰橋道勸農使”,簡稱揚州知州。勸農是他的重要職責,他深入民間,調查生產狀況,勸農頗有成效。當政之年,揚州農業豐收,有詩為證:“至日陽初復,豐年瑞遽臻。飄飄初未積,散漫忽無垠。”在水利方面,歐公實地勘察,他在一封信函中說,舊有做法不適合當地情況,希望上司能在治水時免于擾民。在斷獄方面,歐陽修盡量減少死刑。其子歐陽發在《事跡》中說:“公天性仁恕,斷獄常務從寬。嘗云漢法惟殺人者死,后世死刑多矣,故凡死罪非已殺人而法可出入者,皆全活之。”在任一年,有此三大政績,確屬難能可貴。用如今流行的口號,“為官一任,造福一方”,歐公可當之無愧。

至于歐陽修在揚州建平山堂、美泉亭、無雙亭,則早已成千古佳話與千年勝景,給揚州百姓、中國歷史和文壇都留下了寶貴遺產。

歐陽修在揚州工作不到一年便因身體原因請求調到潁州,但他留下的平山堂卻一直為歷朝歷代的文人墨客而向往與朝拜。

清代,康熙意識到,面對著泱泱大漢民族,用武力統治天下行不通,必須親近漢文化,用漢文化來籠絡和治理漢人。于是,他定儒學為國學,并親自帶頭學習漢文化,他大力興辦文化融合工程,詔令編撰了《龍藏經》《全唐詩》《全唐文》《佩文韻府》《古今圖書集成》等重要的經典圖書。其中《全唐詩》《全唐文》《佩文韻府》三部圖書即是在古城揚州編成,編撰地點就在天寧寺。康熙南巡主要是為了治水保漕和穩定人心。來到揚州,祭拜先賢,平山堂及歐蘇勝跡是一定要去的。他第五次南巡回京之后,詔令御賜“賢守清風”匾于平山堂。

乾隆是“康乾盛世”的維持者。為了鞏固盛世,收撫民心,加強中央集權,他效仿康熙頻頻南巡。南巡中,他施惠于民,減免田賦,優賞老人,增加學額,適時賑濟,選拔人才,鼓勵文學,拜謁前賢、召見舊臣等。客觀上,對籠絡東南人士和社會上層,加強對民眾的控制,發展繁榮東南地區的經濟文化,發揮了一定的作用。

因為揚州是連接運河與長江的漕運樞紐,又是“動關國計”的鹽業集散地。所以,康乾兩代君主南巡,揚州是極其重要的站點。揚州既有康熙行宮,又有乾隆行宮,祖孫兩代12次南巡,有11次駐蹕揚州。兩處行宮,一在高旻寺,一在天寧寺。他們去平山堂拜謁歐蘇,往往乘龍舟,走水路,瘦西湖就成了必經之地。而瘦西湖兩岸自清初以來,已漸成冶游之地。進入乾隆朝之后,揚州的富商們為了博取圣上歡心,更在龍舟經過的水道兩岸,爭相造園,揮灑萬金。且設計精巧,各得奇妙,使得造園的風氣達到鼎盛。據史料記載,今之湖上園林中,西園曲水、虹橋修禊、小金山、五亭橋、熙春臺等多數景點,均修建于乾隆年間。瘦西湖終于形成了“兩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樓臺直到山”的繁盛景觀。清人劉大觀說:“杭州以湖山勝;蘇州以市肆勝;揚州以園亭勝。”

瘦西湖,西湖瘦了也風情的文化心態

雖然瘦西湖之名在乾隆時代已見諸詩文,但卻沒有得到文人雅士的廣泛認可,縱覽當時留傳下來的、與今天瘦西湖-蜀岡風景區有關的詩詞歌賦,鮮有用“瘦西湖”之名的。乾、嘉之后諸朝,包括《揚州畫舫錄》在內的諸多地方文獻中亦未采納“瘦西湖”之名。直到晚清,“瘦西湖”之名才逐漸被揚州人接受,并在一些著述中出現。

考察瘦西湖之名的來龍去脈,忽然觸及到揚州歷史文化中一個十分值得研究的問題,即揚州人的群體心態。朱自清先生曾很直率地說:“我討厭揚州人的小氣與虛氣。”康乾盛世時的揚州,是揚州發展史上第三個鼎盛時期。遙想當時,那些耀武揚威的鹽運使們,那些“把銀子花得如淌水似的”鹽商們,還有那些盡管囊中羞澀,但卻自我感覺良好的揚州文人墨客們,如何能接受一個“瘦”字呢!當朝的皇帝都說“揚州鹽商實力之偉哉,朕不如也。”

然而,康乾盛世雖如日中天,卻也是落日時分亦將來臨之際。當揚州大虹橋邊急管繁弦歌吹沸天之時,人們未曾察覺的是西方世界正悄然發生著變化,當康乾祖孫兩代人乘著龍舟躊躇滿志地先后穿過虹橋的時候,英國已開始了資產階級革命、美國正醞釀著獨立戰爭、法國正處于大革命的前夜、日本則在嗣后年進行了明治維新……

當康乾盛世謝幕而去,中國歷史的車輪,猶如陡坡滑行,急速而下。波瀾不驚的河水搖碎了文人雅士的揚州夢。運河淤塞了,漕運改道了,鹽政改制了,京滬鐵路撇下揚州直奔了上海,本是黃金水道、歷史上曾給揚州帶來過無數財富的長江,此時卻成了阻斷揚州人走向現代的天塹!揚州,陷入了長達百年的沉寂。面對著揚州一天天衰落下去,生活在這個已淪落成江北小城的揚州人,突然覺得“瘦西湖”這個名字很好!于是瘦西湖之名,悄然地、漸漸地、頻繁地出現在揚州文人的詩文中,并且賦予它詩情畫意般的注解。揚州人怡然自得地說:“天下西湖三十六,唯有揚州西湖瘦”。這個瘦,那是瘦得一個好,瘦得一個巧,瘦得一個妙!緣于此,連瘦西湖的英文譯名,也反復斟酌,丟棄了原先“Small West Lake”“Thin West Lake”等傳統譯法,采用了“Slender West Lake”的譯法,并成為公認和流行的英文名稱。因為“small”本意是“小”,“thin”的本意是“瘦薄”,都很少褒義,而“slender”則是“苗條”的意思,這才符合了瘦西湖之“瘦”的美學意義。

其實,即便揚州人后來不得已接納了“瘦西湖”之名,但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其名稱也仍然只是出現在游人的口頭上,文人的詩書中。因為當時的瘦西湖既不屬于哪個人的私家園林,又不屬于官家園林,所以沒有一處題寫“瘦西湖”三個字。甚至,有些人依然對瘦西湖之名不予認可。如朱自清先生在《揚州的夏日》中便這樣寫道:“揚州的夏日,好處大半便在水上——有人稱為‘瘦西湖’,這個名字真是太‘瘦’了,假西湖之名以行,雅得這樣俗,老實說,我是不喜歡的”。我猜想,自認是“揚州人”的朱先生,對揚州近代的迅速衰落同樣懷有一種不服氣心理,才對瘦西湖之名懷有如此強烈的抵觸情緒。然而,瘦西湖之名約定俗成,已成為不爭之事實。

1950年,揚州部分私家園林被收歸公有,今瘦西湖南大門里的葉園和徐園等被改造成為“勞動公園”。直到1957年7月1日,原揚州市人民政府決定,將勞動公園正式命名為“瘦西湖公園”,并且在當日舉行了盛大的開園儀式。當時瘦西湖的大門,是用毛竹搭建而成的竹木門樓,顯得十分簡陋。但據有關當事人回憶,在瘦西湖開園的那一天,大虹橋上人山人海。開園儀式結束后,工作人員打掃現場時,人們被擠掉的鞋子就撿了幾籮筐。

1974年10月,瘦西湖將原先的竹木門樓改建成具有中國園林風格的磚木結構門樓,并延請著名書法家、揚州師范學院中文系副教授孫龍父先生書寫了瘦西湖匾牌。孫先生所書“瘦西湖”三個大字,飽滿遒勁,既有厚重的金石之氣,又洋溢著輕盈的浪漫之風。他用書法的筆墨語言,完美詮釋了瘦西湖精致、秀麗、文氣的美學風貌。至此,在揚州西郊水面上漂蕩了近兩個世紀之久的“瘦西湖”之名,才真正找到一個合適的安身立命之所!

瘦西湖,送客迎賓總盡情的城市名片

四十年前,我有幸負笈揚州,瘦西湖成了我讀書的“后花園”。然而,由于近代以來國運沉淪,揚州凋敝,那時瘦西湖游程很短。原先的瘦西湖河道大半荒廢,古籍中記載的“城北一水,通平山堂”,早已被“腰斬”,只剩下大虹橋至五亭橋這一段對游人開放,五亭橋以西一片廢池喬木。再往西去,有一座破舊的水泥橋橫臥于寒水之上,聽人說,那便是“二十四橋”。

但是,即便如此,修整開放之后的瘦西湖也以一種擋不住的誘惑,吸引了眾多游客。尤其是中國園林界的專家學者,特別喜歡往揚州跑。大名鼎鼎的風景園林學術泰斗陳從周先生,從上世紀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曾多次來到揚州,來到瘦西湖,進行系統考察與研究。他在其著述《中國園林·瘦西湖漫談》中說:“瘦西湖是揚州的風景區,它利用自然的地形,加以人工的整理,由很多小園形成一個整體,其中有分有合,有主有賓,互相‘因借’,雖范圍不大,而景物無窮。尤其在模仿他處能不落因襲,處處顯示自己的面貌,在我國古典園林中別具一格。”文人墨客們則更在瘦西湖的“瘦”字上大做文章,盛贊瘦西湖之美。有“中國當代草圣”之稱的林散之先生,1967年游瘦西湖,曾絕句曰:“漫說西湖天下瘦,環肥燕瘦各知名。愛他玉立亭亭柳,送客迎賓總盡情”。著名文史學家鄧拓先生的那首絕句說得更直白:“板橋歌吹古揚州,我作揚州三日游;瘦了西湖情更好,人天美景不勝收。”

瘦西湖迎來又一個盛世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那年的早春時節,揚州市有關領導在瘦西湖公園現場研究開通“乾隆水上游覽線”事宜,經過不到五個月的奮戰,“乾隆水上游覽線”即舉行了首航儀式,中央新聞電影制片廠還專程來揚州拍攝了瘦西湖“乾隆水上游覽線”紀錄片。從此,瘦西湖,這段充滿傳奇色彩和浪漫風情的河流,在經歷了近二百年的沉寂之后,又風華再舉,一線貫通。當年令人羨艷的“兩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樓臺直到山”的勝景,在綠水畫舫的映襯中徐徐展開。二十四橋吹簫亭下,杜牧那沉睡了千年的揚州夢也蘇醒了,月色簫聲又賦予了新時代的詩情畫意。一幅“勝地據淮南,看云影當空,與水平分秋一色;扁舟過橋下,問簫聲何處,有人吹到月三更”的美麗畫圖,終于在二分明月的綠楊城郭再現了。

瘦西湖的千年河道,從此流進一個又一個嶄新的年月。2000年,市政府開始投入巨資,引邵伯湖水,啟動瘦西湖水環境整治工程,再現了藍天白云、青山綠水的優美圖畫。因為水質改善,引得眾多的野生候鳥在此安家落戶,它們或在天空翱翔,或在水邊散步,悠然自在。“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成為瘦西湖畔的尋常風景。成群的野鴨在湖面上自由地游弋、嬉戲,“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成為瘦西湖上司空見慣的詩情畫意。

2007年以來,瘦西湖又恢復建設了揚州歷史上的萬花園、錦泉花嶼、石壁流淙、靜香書屋等眾多著名景點;

2010年,瘦西湖被授予中國旅游界最高榮譽——國家5A級旅游景區;

2014年,隨著由揚州牽頭的中國大運河申遺成功,瘦西湖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點。

揚州因水而生,水托起了揚州數度繁華,水孕育了名城文化,水更成就了瘦西湖的秀美。為了使揚州的水更清,水更秀,2015年,在揚州建城2500周年城慶之際,市區最大的閘站——黃金壩閘擴建而成。該閘與揚州閘、平山堂泵站等同時開啟后,從高郵湖、邵伯湖引入的活水奔騰而來,大運河以西的主城區全長140公里的35條河流實現了活水環繞。作為揚州的第一名片的瘦西湖景區,更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再一次得到了空前的提檔升級。釣魚臺畔,湖中微瀾春水暖;玉版橋前,階上人影羽衣香。

作為瘦西湖的常客,也是她的老朋友,我已寓居揚州四十年,是瘦西湖的碧波清流澆灌了我的青春風華;是瘦西湖的詩情畫意滋養了我的如歌人生。我看著她一年年的花紅柳綠,她看著我一天天的青絲華發。

春風又漲廣陵潮,詩興入湖逐浪高。詩曰:

我夸揚州好,最愛瘦西湖。

逶迤碧水曲,玲瓏秀石郛。

洞天神仙屋,虹橋修禊圖。

釣臺三星拱,五亭月影殊。

白塔擎紅日,畫舫拂野蒲。

水竹居風雅,靜香梅影孤。

春樓琴瑟和,風亭簫管舒。

一望平蕪遠,清閟總不如!

作者簡介:

華干林,揚州大學文化傳承與發展研究院特聘研究員,揚州大學美術與設計學院特聘教授,長期從事文化史教學與研究,對揚州城市文化情有獨鐘。為社會各界開設揚州文化講座數百場次。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新时时彩豹子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