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豹子遗漏
揚州網 > 

【開卷有益】1644年的N只“蝴蝶”(連載之三)

2019年03月 24日 09:00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我們翻開史書就會發現,總有一些小人物小事件,或直接或間接,對時局產生了看似微不足道卻又不可估量的影響。

循著“蝴蝶效應”理論,我將這些小人物小事件,稱為蝴蝶。

第三章 傾國傾城的蝴蝶

作者:袁益民

讀者朋友一定著急了:怎么不說陳圓圓啊?她才是名副其實的蝴蝶呢!

是的,我也著急。再不說陳圓圓就不對頭了。

“沖冠一怒為紅顏”的故事人人知曉。

這個故事既香艷又血腥,既驚悚又傳奇。

這還是一本剪不斷理還亂的糊涂賬。

資料圖片

秦淮八艷,陳圓圓是其中的一員。

陳圓圓本來姓邢,她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由姨媽撫養,跟著姨父姓陳,住在蘇州桃花塢。

陳圓圓的姨父重利輕義,又加上年成不好,姨父自然不能養著這個閑人,便將陳圓圓賣到了蘇州的梨園里。

陳圓圓殊色秀容,花明雪艷;色藝雙絕,名動江左;明艷出眾,獨冠當時。

史書上說她“容辭閑雅,額秀頤豐”。

所有贊美女性的詞,差不多都讓陳圓圓用盡了。

陳圓圓善演弋陽腔。她出演《西廂記》里的紅娘,人麗如花,似云出岫,鶯聲嚦嚦,六馬仰秣,看客皆凝神屏氣,入迷著魔,“為之魂斷”。

陳圓圓進京應該是她人生的一大轉折,也是晚明歷史的一大轉折。

陳圓圓是怎么從紙迷金醉的江南來到同樣紙迷金醉的京城的?

這事與咱們揚州姑娘田秀英扯得上一點關系。

田秀英是崇禎皇帝的寵妃。

至于田秀英怎么優秀、崇禎怎么寵愛,也不在本文的敘述范圍。我的朋友沙永祥在《田秀英:紫禁城最具才情的貴妃》里已經說得非常詳盡了。

自古紅顏多薄命。

田秀英也是如此,這位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江南才女在三十一歲時就撒手人寰了。

田秀英殞命,最傷心的當然是崇禎帝,還有田秀英的父親田弘遇。尤其是對于田弘遇來說,父以女貴,女兒不在了,他的地位、他的待遇、他的特權都和田秀英的葬禮一起葬送了。

田弘遇是那個比崇禎皇帝更加失落的人。

然而,享受慣了皇親國戚待遇的田弘遇不甘心失去曾經擁有過的一切,他要想方設法挽救這一切,撈回這一切,保住這一切。

于是,他將顏動天下、才動天下、名動天下的陳圓圓劫往京城,送給崇禎帝,以再博歡心。

但是,崇禎帝這邊呢,曾經滄海難為水,曾經田妃難為美,田貴妃去了之后,他對一切的美色失去了興趣。于是大手一揮,讓田弘遇將美人帶了出去。

也有一說是,田弘遇直接將陳圓圓用來巴結炙手可熱的吳三桂。

但不管是哪一說,最終陳圓圓成了吳三桂的小妾。

我們還是說說吳三桂吧。

吳三桂二十歲時就跟著父親吳襄和舅舅祖大壽奮戰疆場,二十七歲時就被擢拔為寧遠團練總兵。他深受崇禎器重,鎮守遼東。戰功卓著,聲振關外。

1644年初,李自成已經非常迫近北京城了,堂堂大明王朝,真正保有戰斗力的部隊微乎其微,能夠為崇禎皇帝保駕的軍事力量更是非常稀缺。

農民軍壓境,吳三桂成了崇禎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這一年的三月五日,崇禎加封吳三桂為平西伯,命吳三桂火速領兵入衛北京。

然而,沒等吳三桂趕到北京,李自成已經進城,崇禎皇帝在煤山選擇了一棵歪脖子槐樹,將自己的脖子掛了上去。

吳三桂赤膽忠心、拼死拼活捍衛的天朝,就這樣的灰飛煙滅了,成了別人的天下,他心中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的孤獨、落寞、無助和恐慌。

作為大明重臣、忠臣,吳三桂本來只有一個敵人,那就是關外的滿清;現在,他又多了一個血海深仇的對手——滅了大明王朝的李自成和他的大順王朝。

然而,對于吳三桂來說,人生路還得走下去。

其間的糾結、盤桓、考量、權衡不去說了,其間的陰謀、陽謀、陰陽謀也不去說;最后吳三桂選擇了與李自成的新政權合作,繼續與清軍較量。

然而,就在他率師趕往京師,投奔李自成的路上,命運與他開了一個滑稽的玩笑:他在路上遇到了家里的一個仆人,這個仆人是逃出來的。

仆人告訴吳三桂:他的父親吳襄被李自成抓了,吳府一家老小三十四口人,命喪大順軍的刀下。

他心愛的女人陳圓圓也成了李自家的手下劉宗敏的戰利品。

所以,要多說一句的是,吳三桂“沖冠一怒為紅顏”,這一說法并不是很全面很準確的了。

僅僅是“為紅顏”嗎?整個吳府遭到滅門之災,作為血性男兒,吳三桂難道不會“沖冠一怒”?

他誓死捍衛的大明王朝和崇禎皇帝,在李自成的鐵蹄之下灰飛煙滅了,吳三桂難道不會“沖冠一怒”?

吳梅村在“沖冠一怒為紅顏”前還有一句呢,“慟哭六軍俱縞素”。

那絕對是為了大明政權。

本來準備歸附李自成的大順政權的吳三桂,五內俱焚,怒火中燒,血脈僨張,雙眼通紅,于是立即掉轉槍口,直指李自成。

他要殺了剜了剁了李自成和劉宗敏。

吳三桂不但放棄他苦守多年的山海關,還向清人多爾袞借兵,同擊李自成。

清軍撿了個無與倫比的便宜,長驅直入。

于是,不可一世又可憐可惡的李闖王只在紫禁城的武英殿待了一天,也就是這一年的四月二十九日,就倉促逃離京城。

劉宗敏,這位大順政權的第二號人物,李自成打天下的第一號功臣,最后和李自成的兩位叔父一起,被清軍抓獲并處死。

逃離京城的李自成被吳三桂一路瘋狂追殺。

李自成從河北逃到河南,再逃到陜西、湖北、山西,又從山西進入湖北。最后遭遇了另一支農民軍——這是一支由飽受戰爭之苦的農民而集結起來的武裝。

他們用鋤頭敲碎了李自成的腦袋,李自成的時代就此結束了。

這一章節里,說陳圓圓是一只蝴蝶,我也沒有絲毫貶義:作為舊時代的一名女子,實在無法掌握自己的前途和命運。

她是被動的,被動地攪起了驚天劇情。

她是無辜的,無辜地成為了史家談資。

她是不幸的,不幸地挑起了男人互毆。

下三爛的劉宗敏要對歷史巨變負50%的責任。如果不是他貪戀美色,如果不是他匪氣滿盈,就不會干出奪人之愛的齷齪事,就不會徹底激怒吳三桂,那么李吳聯盟就有可能實現,歷史就完全不是后來這么回事了。

李自成也有50%的責任。這個治軍嚴厲的農民起義領袖,剛開始還是很有章法的。他一直粗衣陋食,生活儉省,“與其下共甘苦”。他聽從幕僚李巖的建議:尊賢禮士,除暴恤民,還“散所掠財物賑饑民”。剛打進北京城時,他約法三章:“兵入城,傷一人者斬。”“大師臨城,秋毫無犯,敢有擄掠民財者,凌遲處死。”這些話都是李自成親口說的。

可是后來呢?

李自成帶頭搶財物分美女,這就難怪他的部下為非作歹為所欲為了。

劉宗敏霸占陳圓圓也就在意料之中的事了。

事實上,李自成身上的流寇色彩一直沒有洗白。看看他的口號就知道了:“吃他娘,穿他娘,闖王來了不納糧。”多么粗鄙,多么低俗,多么沒有檔次。他對部下們說:“打進北京城,天天吃餃子。”唉,就憑這么大一點出息,如果他真的坐上了龍廷,怎么看怎么也不像啊!

另一只蝴蝶應該算到田秀英頭上。

陳圓圓是怎么進京的?

是因為田秀英成了崇禎帝的寵妃,田秀英的父親田弘遇享盡了榮華富貴。然而,田秀英早逝,田弘遇為了保住那錦衣玉食的生活,將陳圓圓擄進京城,討好崇禎帝或巴結吳三桂。

另一說是因為田秀英入宮,周皇后受到了冷落。周皇后的父親周奎不甘心女兒受到冷遇,于是擄來陳圓圓,呈獻給崇禎帝。

于是間接引發了“沖冠一怒為紅顏”的鬧劇。

可能會有人說我是胡扯淡、瞎聯系了。

事實上,也是如此,如果讀者這樣罵我,一點也不冤枉。

其實,就在陳圓圓正要被擄往京城之時,她已是江蘇如皋才子冒襄的意中人。

冒辟疆怎么說陳圓圓的:“婦人以資質為主,色次之,碌碌雙鬢,難其選也。慧心紈質,淡秀天然,平生所見,則獨有圓圓爾。”

也就是說,陳圓圓是冒公子見過的最出色的女人了!氣質、美貌、才情、稟性,皆獨步天下。

兩個人都已經定下了后會之期了,甚至,冒公子都已經領著陳圓圓見過母親大人了。然而——

世亂時混,等他再來找陳圓圓的時候,卻是就此別過,陳圓圓已經被人擄走了。

也許真的是胳膊扭不過大腿,也許是冒襄公子畏懼權貴,膽小怕事,反正,冒襄沒能救下陳圓圓,更沒能留下陳圓圓,陳圓圓走上了另一條命途。

如果,冒、陳二人成為眷屬,那么后面的故事呢,該怎么去寫?

又雙叒叕,偏偏吳三桂兵發山海關,沒有將陳圓圓帶在身邊,帶到寧遠,最后落到劉宗敏之手……歷史有很多假設,最終卻又無法假設。

秦淮佳人陳圓圓,揚州美女田秀英,如皋才子冒辟疆,歷史記住了這三個名字。

鏈接

1644年的N只“蝴蝶”(連載之一)

1644年的N只“蝴蝶”(連載之二):名副其實的蝴蝶

【作者簡介】

袁益民,媒體從業人員。愛好文字,所涉雜亂,不成體類,不登雅堂。雖無大成,然不能棄。博得一哂,亦知足矣。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新时时彩豹子遗漏